安康铁检院宋利军:普通人的传奇
时间:2017-12-22作者:刘晓莹新闻来源:检察日报【字号: | |

安康铁路运输检察院侦查监督科科长宋利军

  □从“半路出家”到业务能手,他说其实也没有什么秘诀,“不过就是爱较真儿罢了。”

  □很多人没料到,这一“蝴蝶效应”,追根溯源,却是巴山深处一个叫宋利军的检察官用深厚的法律功底和一纸检察建议引发的。

  □从检11年,他结合办案撰写的此类调研成果文章共计30余篇,篇篇都深入浅出,言之有物,其调研能力如今已在陕西检察系统小有名气。

  英雄做出不寻常的事,是史诗;普通人做出不寻常的事,是传奇。成就史诗的英雄令人敬仰,书写传奇的普通人,同样令人肃然起敬。

  宋利军,安康铁路运输检察院侦查监督科科长,就是这样一个书写传奇的普通人。

  他曾经只有高中学历,是一名普通的机车检修技术员,偶然与法律结缘,没想到一发不可收:参加自考取得法律本科文凭,通过国家统一司法考试跨入检察机关大门,之后取得法律硕士学位,连续两届获授陕西“全省优秀监督检察官”,入选“全省侦查监督人才库”,荣立个人三等功一次,发表调研文章30余篇……在同事眼里,他创造了依靠自己的力量改变人生轨迹的传奇。

  “半路出家”

  2006年10月,通过了司法考试的宋利军从西安铁路局安康机务段调入安康铁路运输检察院工作。与他同时期入院的,绝大多数都是法律专业的本科毕业生,相比之下,他觉得未受过正规、系统法律教育、“半路出家”转行到检察院的自己,既没有专业优势也缺乏实践经验,就像是一只混进白天鹅队伍中的“丑小鸭”。

  宋利军深知自己在法学理论和实践经验上的先天不足,不过他既不自卑也不气馁,坚信谦能受益,勤能补拙。从进入检察机关的那天起,他跟着有经验的老干警学习办案,不怕苦,不怕累,也从不拈轻怕重,在他看来,每一起案件的办理过程,既是一门功课,又是一次考核,学习的同时,理解在加深,经验在积累。与此同时,他自费买来张明楷、陈兴良等刑法学专家的著作,利用业余时间孜孜不倦地学习刑法学理论,补上阅读法学经典、建立理论体系这一门有利于提升业务能力的基础课。

  他自创的这一素能提升法很快就显现出了成效,各种“疑难杂症”到了他这里,经他一分析,全都条分缕析,分歧不再。从“半路出家”到业务能手,他说其实也没有什么秘诀,“不过就是爱较真儿罢了。”

  2008年6月,公安机关报捕了这样一起案件:曹甲、曹乙两人一起在列车上作案,曹甲抢夺旅客宋某金耳环1对,在跳窗时丢失了其中1个金耳环,曹乙抢走另一旅客胡某1对金耳环后逃跑。此后两人将3个金耳环熔化为一块重4.2克的金块,经鉴定价值人民币777元。对于此案,有人认为两人是分头实施的抢夺,一人对另一人的抢夺行为并不知情,不构成共同犯罪,且由于丢失了1个耳环,其重量无法证实,在案赃物价值未达到陕西省规定的抢夺罪数额较大标准,因此两人不构成犯罪。

  这个棘手的案子交给了宋利军。有人劝他说,犯罪数额不够,共同犯罪认定起来也有困难,不捕既省事风险又小。但宋利军坚持,捕与不捕,都必须能说出所以然来。他一边认真审查证据,讯问嫌疑人,一边查阅相关理论著述,试图借助更为先进的理论工具来帮助分析案件。在短短几天的办案时限里,他每天只睡几个小时,不是在反复研究证据,就是在咀嚼那些枯燥又深奥的理论,人像着了魔一般,全身心只关注于一件事:案件。最终,宋利军形成的意见是:曹甲、曹乙两人对于上火车实施盗窃或者抢夺具有概括的犯罪故意,共犯的帮助行为既可以是物质上的帮助,也可以是精神上的帮助,二人的共谋对于其中一人实施抢夺具有精神上的帮助,且事后共同进行了分赃,应构成共同犯罪。曹甲在抢夺后丢失了1个金耳环,但根据被害人宋某提供的购物发票可证明这一对金耳环总重3.93克,以此为计算依据,二人抢夺财物达到了数额较大标准,因此曹甲、曹乙两人构成抢夺罪,且系共同犯罪,符合逮捕条件。

  他的这一意见有理有据,此前持不同意见的人也被说服了,最终法院对此案作出有罪判决。

  如今,宋利军已成为院里公认的办案能手,同事们都乐于和他讨论案件,因为他的意见从来都不是一个简单的结论,而是一部具体而微的论文,结论有前因后果,理论有出处和依据,甚至连关联的旁枝末节也会顾及到……

  “‘半路出家’成长为业务骨干,有人认为你书写了传奇。”笔者说。

  他自谦地回答:“哪有什么传奇?我只是还知道努力罢了。”

  攻克“顽症”

  执法办案是检察机关履行法律监督职能最基本手段和最主要途径,对于相当一部分检察人员来说,办好案件,做到不枉不纵,就已经很称职了,但对于宋利军来说,就案办案是远远不够的。办案的同时,还需要始终打开检察监督的“雷达”,扫描与案件关联的一切角落,捕捉任何需要监督的细节,切切实实地将监督职责落在实处。

  2015年,他在审查一起站车交接案件时发现,应某曾在另一列车上扒窃旅客钱包一个,内有人民币300余元,已涉嫌盗窃罪,却只被当地铁路公安作行政拘留处理,由于该案不属于本院管辖,于是他依照程序,将这起立案监督线索情况通知了有管辖权的铁路检察院。对方答复称,根据相关规定,扒窃财物价值人民币500元以上的,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未达到该数额,具有“曾因盗窃受过刑事处罚、一年内曾因盗窃受过行政处罚”等九种情形的,综合全案情况,可以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接到这一答复后,宋利军觉得还需要继续较真儿,他先是查询了相关办案系统,发现应某系有前科人员,又亲自从法院调取了应某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的刑事判决书,然后将该起立案监督线索移送有管辖权的铁路检察院,使长年在铁路线上“打游击”的应某受到了应有的法律追究。

  此外,他还特别注意结合办案通过发出检察建议帮助发案单位堵塞管理漏洞,有效预防犯罪发生。2014年,宋利军在办理一起盗窃襄渝铁路沿线贯通地线的案件后,深入到铁路生产一线,到现场、到职工群众中实地调研此类案件的发案原因和防范对策,同时,他还查阅了大量相关技术书籍和论文,真正搞懂吃透技术问题后,向铁路局相关部门发出检察建议,提出加大铁路沿线巡视检查力度、加装贯通地线监测线、采用合金铝、导电塑料新材料、在铁路沿线开展“爱路护路”宣传教育活动等16项建议。这一份发给企业基层部门的检察建议,因为其内容内行可行,被逐级汇报到铁路总公司,铁路总公司要求贯通地线生产厂家采用合金新材料并研制加装监测线,从源头上堵住了发案漏洞,使得全国普遍存在却长期未被解决的盗窃贯通地线的“顽症”被一举攻克。很多人没料到,这一“蝴蝶效应”,追根溯源,却是巴山深处一个叫宋利军的检察官用深厚的法律功底和一纸检察建议引发的。

  为什么看来普普通通的案件,到了宋利军这里偏偏就能做出监督的大文章?对此,他摇头一笑:“无非是多想一点、多做一点。”

  昔日王献之的母亲曾无意中说出了一个残酷的真相:“吾儿磨尽三缸水,惟有一点似羲之。”有时候,就是因为多了那么“一点”,就成就了传奇。

  跨界高手

  独特的经历,爱较真的特点,大量的阅读和深入的思考,使宋利军成为了一个既懂铁路运输又懂法律、既会办案又善调研、既能写又能讲的跨界高手。在别人看来是平淡无奇的案件,他偏偏能掘地三尺、勾连纵横,或是挖出规律性的东西,或是找到普遍性的联系,使每一起案件都体现出教科书般的价值。

  2010年5月,一名旅客在某火车站钱包被盗,小偷根据钱包内该旅客的身份证信息破解了银行卡密码,从ATM机上取走1.24万元。后公安机关根据银行监控抓获了取款人朱某,朱某辩解是一个名为“川娃”的人偷了钱包,自己只是帮“川娃”取钱,并未参与盗窃,但这个“川娃”不知所踪。公安机关认为朱某构成盗窃罪的证据不足,而其冒用他人信用卡取款的行为,因有刑法学者主张“机器不能被骗”,也无法认定为信用卡诈骗罪,未及时将朱某报捕。

  宋利军提前介入并初步审查该线索后,认真审阅案卷和查找相关法学理论,认为盗窃信用卡并不是犯罪着手,因为单纯的盗窃信用卡行为不构成犯罪,而只有在使用盗窃信用卡时才是犯罪着手。朱某明知是“川娃”盗窃的银行卡而使用,属于着手实行刑法第196条规定的盗窃犯罪,依法构成盗窃罪共犯。据此,他作出批捕决定,朱某依法受到刑事追究。

  案件办结后,他撰写了《从概念刑法学思维到类型刑法学思维——以“机器不能被骗”为视角》一文,从个案分析入手,拓展到对法学思维模式的探讨,从而总结出规律性的东西。其分析之深入、逻辑之清晰、思维之严密,令同事叹服。从检11年,他结合办案撰写的此类调研成果文章共计30余篇,篇篇都深入浅出,言之有物,其调研能力如今已在陕西检察系统小有名气。

  除了能写,在法治宣讲方面,宋利军也是一把好手。2017年,他参加了陕西铁检机关的法治宣讲团,多次到站段开展法治宣传教育,解答群众提出的法律问题。针对某车务段发生的道口安全事故,他到该段以“铁路车务安全与法治”为题,从“局长犯法与职工同罪”“违章指挥等于杀人、违章不纠等于帮凶”等铁路职工感兴趣的话题入手,制作精美的PPT,通过大量的现实案例,为职工群众讲解安全事故型犯罪,精彩生动的讲解受到广大职工的欢迎。

  某单位代表提出,因抢险施工砍伐林木是否涉嫌滥伐林木罪?这是个新问题,宋利军没有遇到过,他积极查找相关法律法规,还就相关专业问题上门请教地方林业局、森林公安局等单位,最后慎重提出“铁路抢险施工具有紧急避险性质、不宜按犯罪处理”的意见,同时建议铁路部门可依法向地方政府提出方案,将铁路隧道口上方林地划为铁路线路安全保护区,给现实中的具体问题标注上具有法律属性的坐标。他既专业又负责的工作态度,赢得了咨询单位的真心称赞。

  从外表看,宋利军一点都不出众,但只要说起法律,他的眼睛就格外明亮,谈到工作,他的笑容就特别灿烂,那灿烂的笑容背后,流溢着发自内心的热爱。这个巴山汉水间成长起来的检察官身上,有着山一样坚毅的品格,有着水一样灵动的思维,最可贵的是这一腔毫不作伪的热爱。

  这一腔热爱,或许正是他书写传奇的内核。

[责任编辑:李瑾]